本科時背著男友偷偷干的事 - 爱搞搞,干色姐妹网,搞av电影,搞av天堂网

如果只是從結果看,應該說我是幸運的,最終能夠和初戀男友步入婚姻,但

其中的糾結過程恐怕是連我自己也說不清楚的複雜。我不是什麽貞潔烈女,我也

不知道我丈夫現在知不知道我以前的那麽多故事,但是我一點也不后悔,也正是

經曆了這麽多男人之后才最終發現還是只有他對我最好。但在這里,只回憶下以

前本科時候背著他做的那些荒唐事。名字隱去,故事都是真的。

  在北京讀本科的時候,他在老家,我們一直是異地戀,但這絲毫沒有影響我

在大學的受歡迎程度,其實我並不是非常漂亮,但女人該有的優點還是有吧,身

高163,胸圍34C,模樣謙虛的說,算是過得去吧。大一的時候,同班的一

個江蘇男孩和一個東北男孩同時追我,他們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但誰也不介意,

連我自己也是,可以毫無顧忌地跟他們做愛,然后聊自己的男朋友,后來發現他

們也有其他女生。當時我們恐怕是過於誇張地認爲這就是成人的世界。

  江蘇那個男孩,我們就叫他「天」吧,剛開學一個月,我男朋友要來北京看

我,天陪著我去定賓館,剛定好進到房間里,天就一下把我抱住了。「蕊,我喜

歡你。」「嗯,嗯,我知道。」我記得當時我一點也不意外,但我也不怎麽相信,

「喜歡」的另一個意思就是想和我上床而已吧,但我也絲毫不排斥,和男友分開

一段時間了,心里也怪癢癢的。放佛天生就能揣測男人的心思一樣,我早就知道

天的想法,並且我一點也不反感被這種別人的好感包圍的感覺,這是不是就是所

謂的「淫蕩」?所以當他的唇靠過來的時候,我也很自然地迎合上去,慢慢地就

和他倒在了床上。10月的天氣還不冷,我穿的是一件緊身的黑色薄毛衣,恰如

其分得襯托出我飽滿的乳房和纖細的腰。

  天在床上摟著我,從我的嘴唇慢慢吻到脖頸,手慢慢地滑到我的乳房上,隔

著毛衣輕輕地捏著。乳房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一捏我喘氣兒就不勻了。天

看我慢慢動了情,趁勢脫去了我的毛衣,但其實我一點也沒有抗拒的意思,我喜

歡這種溫柔的前戲。「蕊,你身材太好了,真想一口把你吃進去。」。「嗯……

  嗯……輕點兒咬,啊……啊……「。乳頭被天含在嘴里,感受到他舌頭和津

液,我慢慢被他吮吸興奮了。無法矜持,我把手伸向天早已勃起的裆部,慢慢地

幫他脫去牛仔褲,看到了他那驕傲的寶貝……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般像天這種高高的男生,雞巴都不會小。天的倒不是很

粗,但是非常長……「它好嚇人啊,會不會被它戳壞啊?」「寶貝兒,比你男朋

友的大吧。」聽著天突然語帶下流得提及我男朋友,我居然沒有一點內疚,回想

男友的雞巴,倒也不小,但絕對沒有天的這麽長。「沒有啊,我老公的比你的大

多了。」

  我故意這麽說來刺激天。果然,天聽了這話,一把把我推到在床上,三下五

除二地扒掉了我的絲襪和小褲褲,用他那長槍抵住我濕乎乎的陰門。「馬上讓你

知道到底誰厲害……」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天的雞巴已經一下突刺進我身體內,

並且是毫無憐憫地一刺到底。「啊……你輕點兒……疼啊……」我確實感到了疼

痛,畢竟有一段日子沒有吞過男根了,何況是這麽長的家夥。天也沒有繼續猛力

抽插,而是慢慢地蠕動,不斷地撫摸我的乳房,還有那硬硬的小乳頭。「寶貝兒,

舒服嗎?」,「嗯,舒服死了,你的好長,頂到最里面了……啊……」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你男朋友是不是從來插不到這麽深啊?」……

  「……」

  「說啊,不說我不動了……」

  「嗯,嗯。,。啊,是,你的比他的長多了。啊,舒服啊。」

  聽到我這麽放肆的叫喊,天卯足全力用力快速地抽插了幾十下,我只覺得下

面已經濕的不成樣子,發出吱吱的水聲……偷情的快感從身體的各個部位潮水般

地湧來,在天超長的陽物下,我高潮了……天還不停地拿我男朋友來刺激我,甚

至要求我拿出手機打電話給他,當時我沒敢答應,但后來有幾次做愛確實跟男朋

友打了電話,強忍著快感,沒讓他聽出異樣,當然這是后話。

  我一旦高潮之后,身體就會軟成一團泥一樣,下面的感覺也沒那麽強烈了,

由於沒有避孕套,我不讓天射在我里面,讓他拔出來我給他口交了一會射到了我

的臉上,雖然當時還不太會口交,但也已經讓天爽的不行了。我不像其他女生很

反感精液的味道,所以男生要射到我嘴里或臉上的要求我從來都不拒絕,可能這

也是他們喜歡我的原因之一吧。

  沒過幾天我男朋友從老家來北京了,就住在跟天做愛的這間房間里,在同一

張床上和男友做愛,腦子里就會不自然浮現出天的影子,我當然很愛我的男朋友,

但卻一點也不因此而抗拒其他男人。這可能就是我與其他女生最大的不同吧。

  男友走了之后,我在學校里干脆就跟天成公開的男女朋友關系了,成雙入對

了,每周去開房做一到兩次愛。這樣的日子過了大半學期。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

明。

  是在學生會認識的明,個子不算高,但很壯實,皮膚黝黑,男人味濃烈。我

對這樣的男人完全沒有抵抗力,跟明相比,無論是男友還是天,都略顯稚嫩,而

且不夠強悍。跟明認識之后,我偶爾主動約他陪我去自習,最開始明沒有答應,

后來有因爲學生活動,我跟他更加熟悉,他也就沒有在拒絕,於是我倆經常一起

上晚自習,然后他送我回寢室。那段時間天也在其他學校認識了其他女孩子,跟

我很少見面。

  跟明真正有了親密的接觸,是在一個初夏的晚上。那天是明約我去聽一個講

座。我穿了一條超短褲,上身是一件低胸緊身露背吊帶背心,里面是一件黑色的

半罩bra。不用說,這個打扮絕對可以在晚上讓男人鼻血不斷。聽完講座出來,

跟明散步在學校的一個小山坡上,我感覺明有意識地把我往樹林深處領。

  「今天怎麽穿的這麽性感啊?小乖乖。」這個時候我已經和明經常用很暧昧

的話互相挑逗了。

  「怎麽?平時就不夠性感嗎?」

  「你說你,男朋友又不在身邊,穿這麽辣給誰看啊?」

  「切,穿給你看還不領情啊,那我回去換好了」。我跟明一搭沒一搭地走進

了樹林子里面。那天晚上那里一個人也沒有。

  這時明牽著我的手,我輕輕地靠在他堅實的胳膊上,聞到他身上濃烈的男人

氣息,也讓他聞到了我的體香。都說不上誰先主動,我倆就自然地擁抱在一起,

吻著,或許我們互相挑逗的時間太長了,等這一刻太久了。哎,青春,大概就是

性欲的暴走吧。明狂熱地吻著我,胡茬刺的我疼,但卻更加興奮。他順著我的肩

帶把手滑進我的背心里面,熟練地解開了我的bra。一下把我轉過去背對他,

他從后面死死抓住我的一對豐滿的乳房。這時我扭著頭,和他還是沒有停止那個

狂烈的吻。明的下體緊緊地頂住了我的股溝,好硬,隔著褲子都能明顯感到那誇

張的生命活力。我從背后把手伸進他的褲子,在他的大腿上遊走,沒想到明一把

抓住我的手,直接摁到了他的陽具上面……

  這又是一個別具特色的好家夥。不算長,但是非常硬,勝過男友和天的,而

且直徑嚇人,我一手幾乎握不住,女人都知道,粗的雞巴最討喜,那種能塞滿整

個陰道的充實感讓人想著都欲罷不能。這麽粗的家夥我實在是想品嘗一下,於是

慢慢蹲了下去,褪下明的褲子,握住他的寶貝輕輕放進嘴里。

  「我的天啊,太大了,我含不住……」確實,我剛把龜頭含進去就已經覺得

嘴撐到了極限,再也無法含進去一點。

  「沒事兒,寶貝兒,沒有女人含的住。」明坐在凳子上,把我抱在他身上,

我扶著他的雞巴慢慢坐下去。「啊……啊……噓……」太粗了,我仿佛找到了初

夜的那種被突破感,剛插進去就差點來了高潮,嘴里吐著含含糊糊的不成調的詞

兒……雖然辛苦,但心里卻希望明能夠野蠻地動起來,畢竟,我就是喜歡他那股

糙勁兒。

  「老公,快動,快插寶貝,啊,」

  「小妖精,你可真騷啊,沒見過你這樣的淫蕩的女人……老公來了。」

  「啊啊啊……太舒服了,老公再快點,我快好了,啊……」明粗壯的手臂托

住我的細腰上下猛烈的起伏抽插,我好像驚濤駭浪中的小船,在淫欲的海洋里放

肆地奔流著……我豐腴的雙腿緊緊地盤著明的腰,手摟著他的胳膊,乳房壓在他

厚實的胸膛上,感覺到他的汗水慢慢浸在我的皮膚上,一輪又一輪的快感跌宕起

伏,我太愛他的粗雞巴了。

  看我動的有些吃力,明用衣服鋪在長條凳子上,讓我平躺上去,他扶著我的

雙腿半蹲著腰,從正面開始抽插。我不是一個做愛的時候愛擺弄各種姿勢的女人,

換來換去,還是覺得正常位最舒服,我特別喜歡看到男人把我兩條修長又肉感的

腿架在他們肩膀上的樣子。「寶貝兒,喜歡哥哥的雞巴嗎?」「喜歡,好粗,明

哥,你弄得我真舒服,我們天天都做愛好不好?啊……又來了……」女人淫蕩的

叫床永遠是男人最好的壯陽藥,也或許他確實沒有遇過我這麽放縱的女人,時間

不長,明就在我體內一泄如注了,那天正好是安全期所以我也沒有在意。

  后來的日子里,和明又做了很多次,他是學生會的干部,我就經常陪他去開

會,我倆的共同愛好就是在那種看似莊嚴的場合做淫蕩的事。有一次是在他們一

個晚會的后台做愛,還有一次是在陪他們老師去吃飯,飯后在大街上的樹蔭下給

他口交。那一天等他們一群人吃完飯已經淩晨兩點了,明喝了很多酒,我見到他

的時候已經醉醺醺的了,記得那時是冬天,北京的冬夜非常寒冷,但我還是穿著

緊身裙子和黑絲襪,外面裹著一件厚厚的羽絨服。明一看到我就把我摟在懷里。

  旁邊的其他人趕緊跟著起哄,當時我們都沒有以男女朋友相稱,也就是因爲

他喝醉了,才會在公共場合有這麽大膽的舉動。我和明拖在他們那一群人的最后

慢慢走回寢室。剛進校門,明突然拉著我往草坪里走。

  「干嘛啊?」

  「小騷貨,想不想來一炮啊?」

  「得了吧,醉得跟什麽似的,枉費人家穿的這麽漂亮來見你。」

  「有嗎?羽絨服?」

  我拉著他走到沒人的草坪背后,拉開羽絨服,讓明看見我里面的低胸毛衣加

短裙和黑絲。「好看不?」,「哎喲,穿這麽性感,就知道兩天沒操你,受不了

了吧。想不想被操啊?騷貨。」我喜歡男人用髒話罵我,在這個時候我就是騷貨,

就是婊子……明扒開我的羽絨服手伸進毛衣里,粗暴地捏著我的乳房,用手指撚

動著我漸漸發硬的乳頭。「你這對奶子真夠勁兒啊,怎麽捏都捏不夠。」乳房是

我最敏感的地方,雖然只有c罩杯,但我對我的胸型非常自信,飽滿而均勻,乳

頭也小小的,不像很多女生的乳頭散成一團,讓男人一看就沒有了欲望。

                這時在

  草坪里也沒地方坐,明解開了自己的褲子,「這兒不好弄,給我吹一管吧,

改天開房好好操你。」我只好蹲下來,用嘴叼住了明還沒有完全硬起來的陽具。

雖然我不討厭精液的味道,但口交確實也不太擅長,明的那里又太大太粗,我根

本含不住,只好含著一點龜頭的部分用舌頭反複吮吸,並且不時用手撫摸他的睾

丸。

  在昏黃的路燈下,映著我和明淫蕩的影子,這時只要有人從旁邊經過一定能

看見我倆的醜態。大約弄了十幾分鍾,明突然用雙手暴力地摁著我的后腦勺,拼

命往他雞巴上杵,我知道他要射了,只好讓他那粗大無比的雞巴戳進我喉嚨的部

位,強忍著嘔吐的沖動,吞下了他渾濁的精液。

  送他回寢室之后,我一個人走在空蕩的校園里,滿腔的欲火無處發泄,心想

回寢室自慰好了。又走到剛才跟明口交的那塊草坪時,突然從黑暗里竄出一個人

來。「小辣妹,剛才在這里跟男朋友做的好事哪。」「你,你想干嘛??」我嚇

得當時就軟在了地方,剛才究竟還是給人看見了,這個無賴應該是校外的人。

  「想干嘛,呵呵呵,剛才你還沒泄到火吧,讓哥哥來好好安慰你吧。」「你

滾開,救命啊……啊……」我剛喊了一聲就被他緊緊捂住了嘴,另一只手粗魯地

撕扯著我的絲襪,我用盡全身力氣也掙紮不了,屁股一涼,我知道絲襪和內褲都

已經被撕開,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根雞巴已經突刺進來……啊,反抗不了,那

就只好享受了吧。

  只見他把我牢牢壓在草坪上,雞巴用力地在我身體里聳動著,我反抗的力道

逐漸松了,他捂著我嘴的手也慢慢拿開。「怎麽樣?舒服吧,小騷貨……」

  「大哥,我不喊了,你輕點兒,趕緊完事兒吧。」「完事兒?哼,哥今天要

好好弄你。」他把我的雙腿往兩側盡力拉開,幾乎被他掰成一個一字型,雞巴不

帶絲毫憐惜地猛力抽插著,帶著我那並不情願的淫水,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響。不

知過了多久,終於聽他低吼一聲,濃郁的精液總算射了出來,等我收拾好衣服站

起來的時候,這人早已消失在夜色中,看來是個老手,我只好擦干眼淚回到寢室,

不敢報警,更不敢讓男友知道。

  現在仔細算起來,本科四年在北京,和數十個男人有過那種關系,和明之后,

又前后和我們專業的三個男生睡過,還找過一個香港過來念博士的老男人,現在

都快忘了細節了,只記得他從不帶套,每次都射在我里面,而我居然沒有懷孕。

  在這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中,不知道我現在的老公知道幾個,或許一個也不知

道,或許他都知道但是卻不在意。但至少結婚的這一年來,我再也沒有找過其他

男人,如果某天我老公知道了我之前的那些背著他偷偷進行的狂歡,希望他能原

諒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