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操女同事 - 爱搞搞,干色姐妹网,搞av电影,搞av天堂网



 
的嘴里不停的发出“唔唔”声,双腿间的手指拼命活动,以求高潮能早点到来。可女人的体力毕竟有限,再加上酒后体虚,曲艳已是满身大汗,但手指就是怎么也达不到必要的速度。“啊…”她抬起头,痛苦的紧闭双眼,“帮我…啊…小猴子…快帮姐姐一把…”

美女相求,侯龙涛自然是义不容辞了。恋恋不舍的放开被揉的发红的奶子,两指“噗”的一声插入曲艳的肉洞里,飞快的进出。“啊…猴宝宝…好…啊…姐姐…要泄了啊…”“嘿嘿,你爽了也别忘了我啊。”说着将屁股向上一抬,用鸡巴在美女的下巴上一撞。曲艳马上低下头,又为他口交起来。

这是侯龙涛回国后第一次享受到比较有质量的口交,美的他直想闭眼,可又得看着路面。他找了一条小胡同停了下来,“快,再快点,美人…我…我要射了…”“唔唔”曲艳疯狂的吞吐着肉棒,一只手猛的抓住男人的手腕,不让他再动,阴道不停的收缩,大量的花蜜从仙人洞的尽头涌出。 就在她到达高潮的一瞬间,侯龙涛死死的按住曲艳的头,粗大的阳具整根插入了女人的嘴里。一股股的精液间歇性的爆发出来,直接冲入了曲艳的食道,虽然量很大,却是一滴也没浪费。

直到鸡巴彻底的软了下来,才把女人扶起来坐好。曲艳靠在椅背上,舔舔嘴唇,大喘着气,“死猴子,你想憋死你姐姐啊,我男朋友都不敢让我喝他的东西。”说着就轻轻给了侯龙涛一嘴巴,“不过还真是挺好喝的…呜…”说到这,她突然把头伸出车窗,“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很明显,她还在说醉话,但侯龙涛可不管那些了,女人送上门来,哪有不玩之理。拍拍她的背,等她吐完,递给她一瓶矿泉水漱口,“还没完呢,今晚我要好好爽爽你。”… 在天伦王朝的一间豪华套房里,一对男女正站在床前热吻着。男人捏着女人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像是要挤出什么似的。女人离开男人的唇,一边在他的脖子上舔着,一边解开他衬衫的扣子。一路向下,吻着男人肌肉虬结的身体,红唇停在了男人的乳头上,舔着,吸吮着。谁说男人的乳头是摆设,侯龙涛爽的仰起头,深呼吸一下,“呵”的吐出一口气。

曲艳继续向下舔着,在男人的胸腹上留下一道透明的痕迹。娇美的身子慢慢蹲了下去,拉下男人的裤子,将已经勃起的阴茎含入嘴里吸吮。左掌托住两颗下垂的睾丸,像玩弄健身球一样的旋转着,中指伸出,按在男人的会阴处揉着。右手隔着裤子,搓弄着自己的屄缝。

曲艳实在是太兴奋了,她再也等不了了,她要面前的男人现在就来奸淫自己,她要这巨大的肉棒插在自己的身体里,直到自己因超强的快感而哭泣。

她站起来,重重的推在侯龙涛的胸膛上。正在享受美女口交的男人毫无准备,一下倒在身后的床上。“宝贝,你劲还挺大的嘛。”侯龙涛淫笑着说。“小猴子,刚才在车上你说什么来着?不是你要好好爽爽我,该是姐姐我要好好爽爽你。”

曲艳三两下脱下自己的长裤,爬上侯龙涛的身子,扶住笔直朝天的鸡巴,两指撑开自己的阴唇,重重的坐了下去,“啊!”随即又弹了起来,只留半根在体内。“嘿嘿,自不量力。”侯龙涛双手枕在脑后,开心的看着由于被狠狠撞到子宫而疼的眼角带泪的美女。

曲艳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她已充分体会到了那阳具的粗壮,更是对即将来临的快感充满期盼。不过这次她可学乖了,身子慢慢下放,让剩余的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还很紧凑的阴道。

侯龙涛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猛的向上一挺屁股。“啊!”曲艳的身子又是一跳,咬着嘴唇白了他一眼,身子又往下降。相同的事又发生了,这回曲艳可真有点急了,明明有个健壮的帅哥在眼前,又有一根坚硬的肉棒插在阴户里,可就是不能享受**的乐趣。

“不来了,不来了,你欺负我,死猴子,你坏死了。”曲艳趴下上身,在侯龙涛的胸口上用力槌打着。“哎呦,哎呦,想要我疼你,还敢骂我,还敢动手。”“我要嘛,你别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了。”曲艳真是快哭出来了。

“叫我声好听的,我就好好的疼你。”“好弟弟。”“不行,再亲点。”侯龙涛还在逗着她。“你要我叫什么嘛,我叫就是了,我快难受死了。”侯龙涛“嘿嘿”一笑,“叫我‘爸爸’。”“啊!?”“怎么了?我天天叫你姐,你便宜也占了不少了,今天我可得找回来,也得把以后的都先挣着。”

酒精,性欲,俊男,能让女人发疯的三样东西,现在全在曲艳的身上起著作用,让她怎能拒绝呢?她低头亲着男人的脸,在他耳边娇媚的说道:“好爸爸,快来疼女儿吧,人家好想啊。”光是说了这句话,就几乎让曲艳达到轻微的高潮。如此淫荡的话,她做梦都没梦到过,现在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也随之产生。

该是侯龙涛尽做男人的义务的时候了。他扭头叼住曲艳的嘴巴,两人的舌头就缠在一起,双手扶住她的美臀,轻轻的向下压去。“啊…”这次不是疼痛,而是快乐的呻吟了。在侯龙涛轻柔的引导下,美女慢慢的适应了他的尺寸,坐直了身子,双手撑在他的胸口上。

细腰下突然向两旁阔展的屁股开始前后左右的摇动,横流的淫水涂的侯龙涛一小腹都是,龟头蹭着嫩嫩的子宫,逐渐让成熟的女人疯狂。“啊…爸爸…我美啊…美死了…快…快…再快点…”曲艳两手伸入上衣里,用力揉捏自己的奶子,脑袋左右晃动着,带动带着波浪的半长发在空中飘舞。

侯龙涛猛的向上挺动,女人这才像想起什么一样,开始用阴阜上下套弄男人的肉棒。“来,让爸爸玩玩你的奶子。”伸手拨开曲艳的双手,将随着身子上下抛动的乳房捏住,搓弄两颗深红色的乳头。

曲艳套弄的动作不断加快,“啊…亲爸爸…我…我要泄了…要泄了…救我啊…”侯龙涛赶快捏住她的两个臀瓣,使劲向两边拉,力量大到把女人紧闭的肛门都拉开了。女人在到达高潮前,身体会完全失去力量,要是这时不帮她一把,会对她的心理造成很大伤害。

他向上挺着屁股,直到曲艳大叫一声“泄了啊…”。紧接着,全身颤抖的女人倒了下来,重的砸在侯龙涛身上,不住的喘着粗气。虽说女上男下式比较省力,但对于侯龙涛这种占有欲极强的男人,就显的过于温和了。

他一翻身,将还在高潮余韵中的美女放倒在床上,把她的身子向左侧过来,跨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还是硬梆梆的鸡巴一下插入红肿的阴户,开始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曲艳无力的呻吟着。侯龙涛抱住她的右腿,左手伸前,揉着她的乳房,“乖女儿,爸爸肏的你爽不爽?”“爽…啊…太爽了…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啊…”

听了身下女人的浪叫,侯龙涛更是疯狂的挺动,“美人,爸爸的鸡爸大不大,粗不粗?”“粗…好粗啊…大鸡巴爸爸…啊…啊…啊…我又要来了…又要泄了啊…”曲艳无意识的乱喊着。

侯龙涛又拼命肏干了几十下,在曲艳泄身后,拔出将近临界点的肉棒,插入她的嘴里,将精液射了进去。虽然女人尽力的吞咽着,但还是有一些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丢了三次精,又在醉酒中的曲艳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8:00多,曲艳终于醒了过来,从落地窗外射进的阳光照在脸上,有点睁不开眼,头疼的很。她突然发觉自己是赤裸裸的,嘴里还有苦苦的味道,一抬眼,又看到已经着装整齐的侯龙涛正在抚摸着她的大腿,这才想起昨晚的一切。